天氣預報
 
 
  分享到:
 
習近平在福建(三十四):“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
 
 
 

采訪對象:黃世宏,1948年5月生,福建廈門人。《福建日報》高級記者。曾任《福建日報》負責報道省領導班子新聞的屏山記者站站長。2008年5月退休。

 訪  組:  然   陳  思   黃  珊

采訪日期:2017年6月3日初訪,2020年1月6日核訪

采訪地點: 福州市芳沁園,福州悅華酒店

  

  采訪組:黃世宏同志,您好!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間,您在哪一個時期與他接觸比較多?

  黃世宏:我與習近平同志接觸較多的時期,是他任福建省委副書記、代省長的時候。當時我是《福建日報》屏山記者站站長。福州城內有三座山,就是屏山、于山和烏山,省委省政府坐落在屏山邊。屏山記者站是《福建日報》為宣傳報道省委省政府時政活動而設立的,主要任務有三個方面:一是報道省委省政府主要領導的活動;二是報道福建重要時政活動;三是采寫涉及全省發展戰略和重大典型的報道。

  采訪組:對您而言,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的十七年多時間里,他哪一句話給您留下的印象最為深刻?

  黃世宏:“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這是習近平同志給我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一句話。

  2000年元旦剛過,習近平同志召開新年第一次省政府黨組成員(擴大)會議,我與會采訪并進行新聞報道。習近平同志在發言中談到新的一年的工作思路和發展規劃,其中讓我銘記至今的一句話是: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

  習近平同志在主持講話中嚴肅地說:“我們是人民政府,但現在很多政府部門已經忘記了自己名稱前面的‘人民’二字,所以我們很有必要重提這兩個字。”他羅列了當前某些政府機關和干部忘記“人民”二字的種種表現,毫不客氣地指出:“對那些忘記人民,甚至騎在人民頭上作威作福的人,要把他們從我們隊伍中清除出去。”在那次講話中,他對怎樣才能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提出了具體要求。

  會后,我在寫新聞報道稿的時候,深感習近平同志整個講話給人印象最深刻、最有新聞性的,就是“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這句話,而且這個思想貫穿了他的整個講話內容。所以,我所寫的新聞稿就以習近平同志的這句話作為主標題,內容也圍繞這一主題加以組織、提煉。稿件第二天在《福建日報》頭版刊登出來后,引起很大反響。這一稿件被評為當天《福建日報》一等好稿,后來又被評為當年全省好新聞一等獎。

  這篇稿件發表沒多久,省里“兩會”召開了。我在采訪時發現,很多代表、委員在發言中,自覺或不自覺地引用這句話。又沒過多久,春節來臨,我跟省領導去給駐閩部隊和離退休老同志拜年,他們不少人也情不自禁地談起這句話。全國多家媒體,也紛紛轉載這條消息。當時發行量居全國前列的《解放日報》主辦的《報刊文摘》以及《光明日報》主辦的《文摘報》,也都在一版轉摘了這篇消息。不久,《人民日報》也用同樣的標題,發表了習近平同志的有關文章。可見,這句話在全國產生的影響之廣泛和深遠。

  采訪組:牢記政府前面的“人民”二字,把人民的事情放在心中,關心和關注群眾的難事急事,是習近平同志執政為民的具體體現。您在工作中是否接觸過很多這樣的典型事例?

  黃世宏:這樣的事例很多,我就講一件吧。大約是2000年,習近平同志收到一封匿名信,是一個外來打工者寫給他的。來信的大致內容是:他從山區來福州市打工,愛人和兩個孩子隨著來省城。孩子一年年長大了,已到了讀書年齡,但因為戶籍限制,無法上學讀書。他希望省里能夠出臺相關政策,幫助外來打工者就地解決孩子的讀書問題。習近平同志認真看了信的內容,認為這是一個普遍性問題,亟待解決。他就把這封信批給福州市,請他們就這封信做調研,把這作為一個重要問題來解決。

  但這封信究竟是誰寫的,他一家人目前的狀況究竟如何,習近平同志一直放心不下。因為來信沒有署名,也沒有寫單位,所以寫信人的身份未能知曉。習近平同志注意到信封是福州一家外資首飾企業印制的,信紙也是這個單位的。他就猜測,寫信的人可能與這個單位有關。

  習近平同志特地吩咐秘書給這家企業打電話問問,看他們能不能幫助找到這個人。秘書把電話打到這家企業,廠長得知省長關心這件事,相當重視,馬上組織尋找,最后果然找到了寫信的人。

  這樣,習近平同志就跟這個寫信人聯系上了,并且告訴他:“你的信我已經收到了,現在已經敦促福州市提出解決的具體辦法,請你放心!”

  福州市接到習近平同志指示后,組織了工會、教育等幾個相關部門,就外來打工者子女上學難問題進行了深入調研。他們看到這確實是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打了報告給市委和市人大常委會。之后,市人大常委會專門為解決外來打工者子女讀書問題制定了相應的法規。這件事在全省引起很大反響,全省不少地方,特別是外來打工者較多的縣區,也紛紛出臺政策措施,解決外來打工者子女就學問題,促使福建在解決這個問題上一直走在全國前列。

  黨的十八大閉幕后,新一屆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見采訪黨代會的記者。習近平同志在講話中深情地說:“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們的奮斗目標。”這句話和“牢記政府前面‘人民’二字”的理念可以說是一以貫之、一脈相承的。這是我們黨永遠的信念與追求,也是廣大人民群眾對我們黨最大的期盼。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任省長期間,對“晉江經驗”的總結和推廣做了大量工作。您曾跟隨他赴晉江調研采訪,請您對這段歷史做一個回顧。

  黃世宏:我對“晉江經驗”的誕生過程還是比較了解的。

  習近平同志很重視調查研究,并以此推動指導工作。每年,他都要給自己選定一兩個主要調研題目,作為重點來研究,以破解前進中的難題。2002年,習近平同志把當年調研的重點定在福建縣域經濟發展最好的晉江市。他做過縣委書記,深知縣域經濟搞得好,能有效提高整個省的經濟活躍度。在福建工作期間,他一直很注意研究縣域經濟的發展,特別是擔任分管農業的省委副書記和省長的6年中,他先后7次親臨晉江了解情況、指導工作、解決問題。他2002年6月這次赴晉江調研的目的,就是要好好總結晉江這樣一個改革開放前還要依靠政府補貼的縣,如何快速發展成為一個經濟總量一直走在全省乃至全國前列的縣;在新形勢下,全省又應該如何學習推廣發展“晉江經驗”。

  習近平同志先派省政府辦公廳的幾個同志打前站,到晉江做了一些初步調研。在聽取他們的調研匯報后,2002年6月15日,習近平同志便帶著我們赴晉江,考察了幾家龍頭企業,參觀了火熱的施工現場,與企業負責人、員工一起座談,并聽取泉州市、晉江市領導的匯報。最后,習近平同志對如何在新形勢下發展“晉江經驗”發表了看法,并總結提出了晉江“六個始終堅持”和“處理好五大關系”的縣域經濟發展經驗。

  “六個始終堅持”就是:始終堅持以發展社會生產力為改革和發展的根本方向,始終堅持以市場為導向發展經濟,始終堅持在頑強拼搏中取勝,始終堅持以誠信促進市場經濟的健康發展,始終堅持立足本地優勢和選擇符合自身條件的最佳方式加快經濟發展,始終堅持加強政府對市場經濟發展的引導和服務。“處理好五大關系”就是:處理好有形通道和無形通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中小企業和大企業之間的關系,處理好發展高新技術產業和傳統產業的關系,處理好工業化和城市化的關系,處理好發展市場經濟與建設新型服務型政府之間的關系。

  6月16日,我在《福建日報》頭版頭條以《適應新形勢創新“晉江經驗” 大力提高福建省經濟綜合競爭力》為題,報道了習近平同志在晉江調研總結“晉江經驗”的消息。7月6日和7日,我又根據習近平同志總結“晉江經驗”所作的指示精神,先后在《福建日報》撰寫發表兩篇長篇綜述:《讓企業真正成為“主體”——“晉江經驗”啟示錄(上)》《讓科技真正成為“驅動器”——“晉江經驗”啟示錄(下)》。7月6日,我還在頭版撰寫了《再談“多幾個晉江縣”》,作為1990年我在《福建日報》發表的《多幾個晉江縣》的續篇。

  8月20日,《人民日報》刊發習近平同志的署名文章《研究借鑒晉江經驗 加快縣域經濟發展——關于晉江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調查與思考》。10月4日,《福建日報》以整版篇幅,發表習近平同志的長篇署名文章《研究借鑒晉江經驗 加快構建三條戰略通道——關于晉江經濟持續快速發展的調查與思考》。文中指出,“晉江經驗”是晉江人民對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發展道路的大膽探索和成功實踐。從那時起,“晉江經驗”開始全國聞名。

  不久,習近平同志調到浙江省工作。我與省里的干部群眾和晉江的同志聊天時常說:“我們很幸運,習近平同志專門為我們一個縣進行調研,并總結出很系統的‘晉江經驗’。”習近平同志離開福建后,福建省、泉州市、晉江市繼續把“晉江經驗”發揚光大,穩步走在全省最前面。晉江近20年一直是全國“十強縣”之一。

  采訪組:請您講講習近平同志擔任省長期間抓“生態省”建設的情況。

  黃世宏:在建設“生態省”這項工作上,習近平同志是非常有遠見的。當時,福建雖然已經出現了一些破壞生態的情況,但全省生態的總體狀況在全國來說還是比較好的。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同志能在全國范圍內率先提出和設計“生態省”發展規劃,不僅及時保護了福建生態環境,也為“生態福建”建設指明了方向、奠定了基礎。

  習近平同志提出的“生態省”建設概念,可不是作為口號提提,他始終身體力行,從理論到實踐把工作落到實處。他千方百計組織力量,制定方案,請專家組來論證,親自聽取專家意見,赴北京向中央有關部門匯報,對“生態省”建設作出一系列周密部署。通過他的努力,福建的“生態省”建設順利起步。現在回顧起來,在很多省還沒有提出建設“生態省”的時候,習近平同志就親自主持,把完整的“生態省”建設方案拿出來了。

  福建為“生態省”建設召開很多次會議,我都在現場,親眼看到習近平同志是怎么開展研究、怎么進行部署的。這些細節和過程的主要情況,在我編撰、紅旗出版社出版的圖書《生態之路——前進中的全國首個國家生態文明試驗區福建》中有了比較集中的記錄。我在這里主要講講習近平同志在研究和部署“生態省”建設中,交了一個科技教育界的好朋友——福建農林大學的林占熺教授。

  林教授在科技上有一個重大發明,就是用菌草替代木頭來種植食(藥)用菌。改革開放之初,福建乃至全國有很多地方的農民,靠種植香菇、白木耳等食用菌致富,但種植這些食用菌需要大量的木頭,農民增收的同時,山上的樹卻被砍得差不多了。樹砍沒了,食用菌無法再種植,生態也被破壞了,最后形成一個非常糟糕的結局。這樣的發展顯然是不可持續的。鑒于這種情況,林教授就積極研究以草替代木頭來培育食用菌。但草和木頭在生物學上是有很大界限的,按理說是不能跨界的。面對種種非議和科研上的艱難,林教授勇往直前,通過多年刻苦攻關,終于從千萬種草里面發現、篩選出可以代替木頭培育食用菌的菌草,而且效果比用木頭還好。林教授的科研成果,既能夠有效地扶貧,又能夠保護生態環境,這恰恰契合了習近平同志當時謀劃的福建“生態省”戰略構想。林教授的技術很快得到廣泛傳播,全國有400多個縣來考察學習。目前,全世界已有100多個國家派專家、學生,到菌草誕生地——福建農林大學向林教授學習菌草種植技術。

  習近平同志得知林占熺教授的事跡,把他樹立為全省的一個典型,還專門在省政府召開表彰會議,授予他一等功,號召全省科技工作者向林占熺教授學習,并從多方面為其發展排憂解難。現在,20年過去了,習近平同志還一直在關心林教授菌草技術的科研和推廣工作。這株“小草”,在習近平同志的關心和支持下,也實現一個又一個新突破,成長為“參天大樹”。林教授的菌草技術已列入聯合國實現“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重要科技成果。

  采訪組: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間很多領導工作理念,與他現在提出的一些發展戰略有著一脈相承的關系,請您給我們介紹一些這方面的事例。

  黃世宏:確實,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間的不少領導工作理念,跟黨的十八大以來黨中央的很多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有著密切的承繼關系。

  “精準扶貧”的理念和政策就是其中之一。習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間,大力提倡和支持在扶貧開發中開展“造福工程”,這一工程對那些偏僻地區、脫貧無望的農民進行易地搬遷,讓他們搬到自然條件比較好一些的地方重建家園。

  還有他親自主抓的“連家船民”上岸定居工作。福建沿海過去有很多漁民,一生都在船上住,幾代人沒有在陸地上生活過,生活條件很差,還隨時面臨著臺風、洪水的威脅。習近平同志主政福建期間,花了很多心血為他們創造上岸定居的條件,先后讓7萬多名連家船民上了岸,住到現代化的新村里面去。

  還有,南平市從機關向農村下派科技特派員、村黨支部書記、鄉鎮流通助理,一起破解“三農”難題,取得很好的效果,深受農民歡迎。習近平同志得知后,把它作為2002年的調研專題,并于4月6日赴南平進行專題調研總結,在全省推廣。目前,全國很多地方已經把科技特派員等舉措形成制度了。

  此外,“數字福建”建設;治理餐桌污染;“真抓實干、馬上就辦”;機關效能建設,構建服務型政府;從嚴治黨,“不讓修一條路倒一批干部現象發生”;共產黨員要有“滴水穿石”精神……這一系列理念和做法,都是習近平同志在福建任職期間率先提出并帶頭實踐的,也都具有很強的前瞻性和指導性。這些探索和實踐不僅在福建經濟社會發展中產生深遠的影響,成為福建干部群眾寶貴的精神財富,也隨之在全國產生巨大影響,豐富和發展成為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治國理政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

  采訪組:您在屏山記者站工作期間,曾經和習近平同志一起到重慶市萬縣地區開展對口幫扶工作。請您講講那次重慶之行給您留下印象深刻的事情。

  黃世宏:1999年,時任代省長的習近平同志受省委委托,帶領福建代表團到重慶市萬縣地區開展對口幫扶工作。那次,我隨代表團一起前往,負責新聞報道工作。代表團里有福建各地市委書記或市長、省直機關領導和省工商聯組織的一些企業代表。我們到重慶的當晚,重慶市委就跟我們進行了交流。晚飯后,代表團就坐了一艘客輪往萬縣進發,并在船上過夜。

  上船沒多久,習近平同志就把所有人都召集到船上的大廳里開會。他詳細說明了省委下達給代表團的任務,也講了這次開展對口幫扶工作的注意事項。

  習近平同志說,省委這次給我們的任務,就是搞好中央安排的福建對重慶的對口幫扶工作。省委委托他帶300萬元支持重慶市,參加的各地市和廳局可以根據各自的實際情況和能力,看看具體怎樣給重慶一些支援。省工商聯組織的企業家也請多想想怎么做好支援工作。

  習近平同志講完這番話之后,各個地市、廳局的領導干部和企業家們紛紛發言,談了他們的想法和意見,初步規劃了一些項目意向,并敲定了對口支援的數額。大家在會上當場算了一下,加上省委給的300萬元,共有將近900萬元的資金,此外還有一些合作項目。

  會議開得很順利,9點半左右就結束了。習近平同志說:“大家今天都很辛苦,離休息還有點兒時間,大家可以輕松一下,一起唱唱歌吧!”很快,大家很盡興地隨著音樂伴奏唱起歌來,氣氛很好。習近平同志也唱了好幾首歌,有《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等,都是五六十年代的蘇聯歌曲。快到11點半的時候,習近平同志說:“時間不早了,大家休息吧,明天我們還有很多工作。”大家就都回船艙休息了。

  第二天上午,我們到了萬縣,舉行了一系列對口幫扶活動,召開了一些項目對接座談會。其間發生了一件小事,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重慶方面沒想到習近平同志給他們帶來這么強大的代表團,送來這么多資金和項目,所以他們非常高興。他們臨時打算增加一項活動內容,就是在萬縣為福建代表團舉辦一場舞會。

  下午3點左右,他們向習近平同志提出了這個想法:“習省長,您帶領福建代表團來萬縣做對口幫扶工作,給我們帶來這么多項目和資金,我們非常感謝你們,所以打算增加一個活動,為歡迎福建代表團舉行一場舞會。希望能得到您的支持。”習近平同志聽完這番話,臉上沒有了笑容,他嚴肅地說:“中央有規定,不允許為任何領導舉行專場舞會。這個舞會我一定不能參加,你們也最好不要舉行。”

  萬縣的同志一聽這話,感到很難辦,因為他們已經布置了,也通知下去了。后來,他們又找習近平同志解釋說:“這個活動,其實也不是專場舞會,只是我們安排的一個小晚會,表演五六個小節目,表示對福建代表團的歡迎、感謝,順便請大家一起跳跳舞,還是請習省長支持一下,不然我們實在下不來臺。”

  習近平同志沉默了一會兒,就說:“既然這樣,你們看這樣行不行,晚會開始時,我帶領代表團全體同志參加,等小節目演完之后,我們代表團就退場,后面的舞會就你們自己跳,這樣好不好?”

  于是,萬縣就按照習近平同志的提議開了這場晚會。五六個小節目表演完,習近平同志很得體地走上舞臺,跟演職人員握手,表示感謝。之后,他帶領福建的同志們退場,讓萬縣的同志留下來跳舞。由于事先有溝通,萬縣的同志也都能理解,晚會的氣氛很自然、很歡樂。在不違反規定的同時,又接受了東道主的一番好意。

  習近平同志做人、做事、做官都能夠堅守住他的底線。他在福建工作多年,交了很多朋友,但他做事一直都有很明確的底線,能做的事他用心做好,不能做的事他絕對不做。但同時他又不教條,在處理具體問題時能講究靈活性,讓事情在原則范圍內得到很好的解決。

 

 
 
 
莆田市公共交通集團有限公司    客服熱線 : 0594-2296933    地址 : 莆田市荔城區文獻東路南側公交東站   郵編 : 351100   經理信箱 : ptgj2296933@qq.com
CopyRight 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By 莆田市公共交通集團有限公司   當前總訪問人數 : 24875793 
360網站安全檢測平臺
閩公網安備35030002001060號
五月丁香综合缴情六月